长桥。

独圈全职,吃叶蓝周叶双叶魏叶翔叶,雷点叶橙叶皓勿碰。

是个语c群宣,占tag致歉!

欢迎来到荣耀江湖。

此为古风架空世界观,各公会即为帮派,帮派由战队队长设定其性质、工作和派别武功。战队为门派内门精英,争猎灵兽(boss),参加武林争霸赛(就是个设定,不真开..想开也行自个儿开戏。)

不开时期性转幼体等任何形式重皮,人物年龄按照世邀赛左右设定。不开卡拟,开武拟,开原创皮,严审。

大概就这样,原谅我真滴写不出美丽的群宣。

审核门牌:287819260

【双叶】乞巧(四)

#七夕贺文,不分攻受
#原著向,有私设


两情若是久长时,又岂在朝朝暮暮。 —— 秦观《鹊桥仙·纤云弄巧》


当叶修颤抖着手在兴欣全员的帮助下举起第十赛季总冠军奖杯时,叶秋坐在办公室里看着直播手抖得比起叶修有过之无不及。毕竟还在公司,也不敢过分激动怕引起什么麻烦,于是他便很是辛苦地坐在椅子上忍着,表面风平浪静心里狂风暴雨。

其实激动也不只是因为自己的哥哥在经历了这么多的苦难之后重新登上冠军领奖台,更是因为叶秋有很强烈的预感——哥哥就要回家了。

终于,叶修拖着超大的行李箱,带着四个冠军戒指,重新踏上了故土。因为一直不用手机,全家人没一个知道他要回来的。进大门的时候,他曾因完全翻新了的院子和门口一直对着他狂吠的新看门狗一度怀疑是不是走错了门,还好自家母亲在他差点就要转身关门的时候出了屋子将他领了回去。

叶秋当时并不在家。叶修到家洗了澡正在收拾床铺,都还没来得及好好看看家里翻新成了什么样,国家电竞总局的电话就打到了叶家老头子那里,说是为了准备世界邀请赛好为国争光,明天各位队员就需要到达北京的训练场集合进行磨合训练——于是,刚刚正式退役准备回家好好孝敬二老的叶修,被他老爹重新赶回了荣耀。

晚上,叶父在屋里看新闻,叶母一如既往做着些穿针引线的活儿,叶家双子坐在院子里乘凉。叶秋抓着叶修的手,一边欣赏一边有些委屈地跟哥哥诉苦:“老爷子太过分了,你才刚回来又要把你赶出去……”说着说着整个人就靠在了哥哥身上,“我还没跟你待够……”

叶修一只手被弟弟抱着另一只手撑着下巴看着小孩儿一样的叶总裁哭笑不得:“就是啊,你愿望不是还没实现呢么?要不,给你个机会,离家出走一次,去代我打比赛?”

叶秋“噌”地立了起来瞪着哥哥:“你这人怎么就这么坏!明知道我从小就不玩游戏的!故意让我去丢人吗?”

“那不然我怎么实现你愿望啊?那年在兴欣网吧跟我告别的时候就跟要吃了我似的。”叶修笑起来。

“我那……那不是想让你愧疚一点儿好早点回来吗……”叶秋移开了视线,耳尖有些发红。

叶修没再继续捉弄弟弟,抬头看起了星星。城市迅速发展,北京城放眼望去处处是五光十色的大厦,地上耀眼的霓虹映得夜空都泛着些金色,半满的月亮有些孤独地挂在天上,在月亮和灯火之间的稍微浓郁些的黑色里,依稀闪烁着几点星光。转眼离七夕也就剩一个月了,自己有多久没在七八月的夜空里寻找在银河两岸相望的牵牛织女了?快二十年了吧……

“秋,你跟我们一起去苏黎世吧。”叶修转了头回来,看见弟弟也抬头望着夜空,听见他说话,低头看回来。

“当个随队的翻译或者记者什么的,估计七夕的时候比赛结束了,咱们就可以顺便去荷兰领个证,这样就不会那么久见不到我了。”

“我……不是……那个什么……可是……”叶秋看着叶修用这么无所谓哄小孩一样的语气说了这么一番惊天动地的话,觉得有点不真实,张嘴支支吾吾半天也没拼出个完整句子。叶修也不打断,眼里带着笑等他把舌头捋直。

“可是这样……会不会不太好……总觉得像是走后门的……你们有那么多粉丝,肯定有好多人等着这个机会吧……”

“让粉丝随队那还得了,一个激动给我们机密全直播出去了老冯怕是得直接送协和。唉,看来大总裁是不想要这个机会啊,那也成,那你就在家等我吧。”叶修叹了口气,很是遗憾的样子。

叶秋一惊,赶紧抱紧了哥哥手臂。“不行!走后门就走后门了,我可不想又一个人等你那么久……”

“说你什么好,这么大个人了。哎你还记不记得以前咱爹教的那首诗,‘两情若是长久时,又岂在朝朝暮暮’,呃……好像是这么说的来着。”叶修摇头晃脑表情丰富还加了点儿肢体动作背了这么两句,“这就是教育你的吧,反正以后在一块儿时间多的是,这么纠结一两个月干嘛呢是吧。”

“……哥你背错了,是久长时不是长久。我就纠结了怎么着吧!”

“我靠你小子见面就对你哥动手动脚……你还跑!”

“就跑了你追的上我吗你个死宅!”

“小看你哥是要付出代价的,我今天就要弥补一下作为你哥这么多年没好好教训你的过失……”

……

时隔多年,双子再一次靠在了胡同口的墙头,叶秋一边帮上气不接下气的哥哥顺着背一边笑得开心。

“小看我哥付出的代价,就是我哥累成狗了吗哈哈哈……”

“去你的,你付出的代价就是,这辈子都别想甩掉你哥了。我告诉你,虽然我体力不行年纪不小,但是特别能吃。”

“没事没事,把我哥养成猪都没问题,这个代价我拿这一辈子来付,够了吧。”


END

【双叶】乞巧(三)

#七夕贺文,不分攻受
#原著向,有私设


东飞乌鹊西飞燕。盈盈一水经年见。 —— 陈师道《菩萨蛮·七夕》


叶修看着趴在桌子上不省人事的叶秋叹了口气。俩人一样的DNA,自己还常年不沾酒,没想到这家伙酒量这么惊人……的差。

突然就跑来网吧说着用烂了的借口想把自己绑回家去,绑不回家竟然就任性地在这里住了下来,吃顿晚饭还非得喝酒。叶修抹了把脸,有些沮丧地发现,面对分开了有十年的双胞胎弟弟,他已经不太明白对方在想些什么了。

他帮着陈果把一桌子饭菜收拾干净之后,找了个离叶秋近些的位置继续游戏。大概两个小时之后,叶秋终于悠悠转醒,眼神迷茫。

“发生什么了?”他茫然开口,还不太清醒。

“你醉了,俩小时。”陈果抬头回答他。

“哦……那肯定挺晚了吧……”叶秋摇摇晃晃站起来就要往楼上去,还没出去一步就快栽地了。听见了说话声就放了耳机过来的叶修刚好上去扶稳了他。“真是个废柴……楼梯在哪知道不?”

“墙的另一边……”叶秋努力组织语言。

“……滚吧你。”叶修将弟弟一只手搭上自己肩,扶着他腰一路上楼。陈果帮忙扶着也跟着进屋,建议让他就住自己房间。叶秋摆了摆手,说睡沙发就成,然后摇摇晃晃地把手指头指向了茶几。

“扔我那吧。”叶修无奈,转头提醒陈果:“网吧下面没人看着,会不会不太好?”

“哦!不说我还忘了。”陈果一拍脑门,转身便赶紧下了楼。


叶修一个人有些费力地将软趴趴的叶秋拖进自己的储物间,尽量轻柔地把他放上床,再帮他脱了鞋盖好了被子,还用毛巾浸了热水给他擦净脸和手。一翻伺候结束,这才准备起身下楼去。还没完全站起来,他就觉感到手里一沉,回头一看,叶秋抓着他的手睁着眼看他,眼眶湿润不知道是醉酒的生理泪水还是受了什么委屈。

“哥……我真的很想你……”他开口,声音沙哑,带着哽咽。

这回要来苦情计了?这是叶修的第一想法。他转身回去,重新蹲在床边,就像十八岁时他偷跑回去的那晚一样,将手放上了弟弟的发顶。

“这不是见到了么。多大人了还哭啊,不怕被你们公司的员工知道?”叶修放轻了声音安慰。

也不知道是他动作语气太温柔还是叶秋喝多了话匣子关不上,总之叶秋继续说话了,并且大有要哭得更厉害的趋势。
“哥……我昨天去相了个亲……”

“是吗,姑娘不错?”叶修笑起来,理所当然忽略了心底升起的一点点奇异的不舒服,随意地接话。

但是叶秋摇了摇头,“没成功。她……她好看,人很好,会聊天,还善解人意……人家说……说挺喜欢我……”

这么好一姑娘,还喜欢你,还没成功?你别是喝多了才去见人家的吧?叶修无声地吐槽,继续听他讲。

“但是……但是人家看出来了……人家说,说我有喜欢的人了……”叶秋吸吸鼻子。

“哎哟,心有所属啦?不好好追你心上人还跑去相亲啊?啧啧啧……”叶修仍然不知道他到底想说什么,只当弟弟喝多了想跟哥哥倒倒苦水,便延续着两人互槽的聊天风格。

“哥……我相个亲……满脑子都是你……别人看出来了说我是不是在想我喜欢的人……

“哥……我觉得我应该是喜欢你……不是兄弟之间那种……怎么办啊……可是我们是亲兄弟……”

什么……是这样的吗……

所以我自从十八岁回家偷身份证之后,老是没来由的特别想你,是这个原因吗……

叶修愣愣地握着弟弟的手,半天没说出一个字,不只是因为震惊,还因为,他觉得自己自从在这里见到叶秋时心里那一点莫名其妙的不平静不那么莫名其妙了。他在自己长得有些遮眼的刘海的阴影里,露出一个释怀的笑来。

叶秋将手从哥哥手里抽出来,翻了个身背对哥哥,半张脸埋进被子声音闷闷的开口:“对不起,我喝多了。你就当我什么都没说吧,晚安。”

“傻蛋,这有什么对不起的。大不了回去被老头子一人打断一条腿呗。”

“什……”

“睡觉吧,清醒了再好好说这事。晚安。”叶修带着笑意拍拍他,出了储物间关上了房门。

这谁还睡得着?!叶秋几乎就要控制不住下楼抓着哥哥肩膀把这事儿好好说清楚,可是碍于网吧还有些客人,老板娘也还在楼下,他还是乖乖闭了眼。

第二天叶秋离开之前显得似乎很是愉悦,还结结实实地给了叶修一个熊抱。“我走了!混账哥哥。我的理想还没实现,你最好快点回来!”

“行行,连着我那份在家好好乖一乖啊。”

陈果满头黑线,努力回忆是发生了什么事这两兄弟感情突然就变这么好了……

明明昨天还在斗嘴来着……

TBC

【双叶】乞巧(二)

#七夕贺文,不分攻受
#原著向,有私设


恐是仙家好别离,故教迢递作佳期。 —— 李商隐《辛未七夕》

夜里杭州的雪越下越大,南方的雪花终究不比北方坚强,落在人身上便化了水沾湿衣服,冷得刺骨。叶修往冻僵了的手里呵了口气,有些瑟缩地戴上了羽绒服的风帽,加快了步子找地方躲雪。

他忽然想起了北京的冬天。

鹅毛一样的雪花在一夜之间就能将整个城市变个样子。叶家双子在第一场雪后的早晨一定会起个大早,把自己裹成棉花球之后跑出去玩雪,照着对方的样子堆两个雪人。叶秋的雪人一定很精致,有鼻子有眼有时还会围上条旧围巾;叶修的就总是奇形怪状,惹得叶秋一边追着他扔雪球一边大叫着“我哪有那么丑”。或者趁着父亲放假在家,一家人去北海公园穿上冰刀在厚厚的冰面上溜冰。

他有些自嘲地笑了笑。果然人在逆境时,总是会第一个想起家么?

他收回思绪,抬头寻找可以落脚的地方。然后,走进了兴欣网络会所。


这年快过年的时候,叶秋被逼着去相了一次亲。

父母难却亲戚的好意,最终是好说歹说说动了叶秋。当他开完会很是疲惫地赶到订好的餐厅时,女方早已在那里等着了。他抱歉地笑了笑,拉了椅子坐下,女孩很是温和地微笑着摆了摆手表示不介意,将菜单递给了他。他盯着菜单看了半天,也没看出个什么所以然,最后还是女孩体谅他工作辛苦,自作主张点了些菜,化解了尴尬。

吃饭时两人的交谈还算顺利,女孩善解人意又伶牙俐齿,饶是叶秋一直心不在焉的,也无法否认女孩的优秀。可是这样的氛围下,他脑子里挥之不去的,却是那张和自己一模一样的脸。

女孩看着他食不知味地嚼下去半块牛排,放下了刀叉。

“你是不是……有什么心事呀……”她试探着开口。

“啊?啊……抱歉,没什么大事。”叶秋的注意力终于回来了,“那个……你刚刚说你父母什么来着?”

“不重要了吧,对你来说。”女孩笑起来,“没关系的,我本来也没太重视这次相亲,也是爸妈一定要我来看看的。其实我对你还蛮有好感,可是你的态度很明显了呀。”

“实在抱歉啊,我……”叶秋有些尴尬地笑了笑,想找个理由解释解释。但是女孩没给他这个机会。

“你是不是已经有喜欢的人了?你在想他么?”

……

叶秋觉得自己脑子里只剩下了嗡嗡的声音。

我有喜欢的人了?是谁?我在想他吗?我刚刚是在……是在想我哥啊……我喜欢的人……是……

我哥吗……


将女孩送回家之后,叶秋独自一人走在北京飘着雪的街上,思绪飘忽。

在哥哥离开大概有两年半了的一天深夜,他迷迷糊糊听到房里进了人。他当时以为是歹徒,有些害怕,没敢动,怕对方发现自己醒了一个暴起要了自己小命。于是他悄悄将眼睛睁开了一个小缝,打算借着月光看清楚对方长什么样,等他走了好赶快报警。

然后他看见了,一张不能更熟悉的脸。

他长高了,和自己一样,但是好像比自己瘦了好多……是不是在外面没吃好啊……他怎么回来了,这是在找什么啊……

忽然,他好像找到了自己想要的东西,站起身来揉了揉腰,吓得叶秋赶紧闭了眼,但他闭眼前还是看清楚了叶修手里拿着的东西,那是自己的身份证。

不对啊我干嘛要装睡,这家伙居然还敢大半夜回来偷自己身份证,现在不是应该立马叫醒爸妈把这个混账哥哥逮住吗,过了这村儿没这店儿了啊!

可是想归想,他还是闭着眼一动没动。他听见哥哥把翻乱了的柜子收拾整齐,然后拿纸笔在他床头柜上唰唰唰地写了什么,然后,好像没动静了。

许久,久到叶秋几乎又快睡着,他忽然感觉到哥哥的手揉上了自己脑袋,感觉到自己露在被子外面的胳膊上滴了两滴冰凉的水,还听到了哥哥轻轻的啜泣声。

他忽然就觉得鼻子有点酸了。

于是他翻了个身,背对着哥哥,移了些位置离开了哥哥的手,将胳膊缩进了被子。虽然就这么个动作也看不出什么意图,但他还是希望双子传说中的心灵感应能起点作用,希望哥哥明白自己想告诉他:我这次就大发慈悲不叫醒爸妈了,你别哭了快走,出门的时候小心点儿别被小点发现了,以后吃饭多吃点儿,再瘦的话就不认你是我哥了……还有,拿了我的身份证不许给我丢脸,要是不拿到冠军我还是不认你……你怎么还不走……快走啊我也要哭了……

叶修轻手轻脚关上了他房门的那一刻,他憋了许久的泪终于不受控地瞬间浸湿了枕头。

……

叶秋到家之后瘫在沙发上,看着有些空旷的客厅发了会儿呆,然后摁亮了手机,不带丁点儿犹豫订好了去萧山机场的机票。

TBC

【双叶】乞巧(一)

#七夕贺文,不分攻受

#原著向,有私设



家家乞巧望秋月,穿尽红丝几万条。 —— 林杰《乞巧》

叶家院里的七夕节似乎总是要比其他家里过得有滋味些。

叶母是个温婉的传统妇女,每年七夕时,都喜欢搬个小马扎坐在院子里,做些手工活。虽说七夕节早已成了商人赚钱的噱头,成了什么所谓的中国情人节,街道上随处可见的是玫瑰花、装饰得花里胡哨的商铺和总有些小矛盾的情侣,但是在叶家的四合院里,这些都和七夕没什么关系。

家里那条唤作小点的看门土黄狗趴在门边昏昏欲睡。叶家半大的双子在母亲腿边席地而坐,乖巧地看着红色的丝线在母亲手里翻飞成结,一边磕磕绊绊地背着父亲今晚刚教会的诗句。

“七夕今宵看碧霄,牵牛织女渡河桥。家家乞巧望秋月……穿尽……什么来着……”

“是穿尽红丝几万条!”叶秋迫不及待地接上了最后一句,颇有些小大人的样子瞪了哥哥一眼。“妈妈还正在穿红线呢,你都记不住。你一定又没好好听爸爸讲了!”

“谁说的。我明明记住了,都是你给我打断了。”叶修很是不屑地看了他一眼,丝毫不承认自己刚刚磕巴了确实是没想起来,并且理直气壮地反咬了弟弟一口。

叶秋找不到话反驳,满脸委屈摇着母亲的腿控诉哥哥不讲理的行为,叶修也不示弱,抱着母亲另一条腿朝弟弟做鬼脸吐舌头。母亲由着两个小子吵吵闹闹,微笑着也不说话,安静编好了两条红色丝绳给双子戴在手腕上,这才爱抚着两个儿子的小脑袋平息小型战争。

“在很久以前啊,七夕是女孩子过的节日。”母亲开口,将双子刚背的诗句里的传统娓娓道来,“传说牛郎织女七夕时在鹊桥相会,女孩子们希望能沾些织女的光,在这一天做最好的手工活儿来祈求织女的祝福,就能找到像牛郎一样勤恳踏实又爱她们的相公。”说着,母亲笑着牵起双子绑了红绳的手,“你们两个小子呢,戴上红绳,也会找到你们的‘真命天女’……”不过话还没说完,双子便不约而同地吐着舌头抽了手,一前一后风一样地跑出了院子,惊醒了小点换来一阵吠叫。

“什么‘真命天女’,女孩子太麻烦了……”叶修双手交叉在脑后,慢悠悠地在胡同里晃着,叶秋走在他身边,啃着根糖葫芦口齿不清地接话,“就是。哎哥,上次给你递情书的那个隔壁班的女生怎么样了?”

“我哪管得着她怎么样了,反正我拒绝了。”

“哎哎,你怎么拒绝的啊?”叶秋来了兴趣。

“就……给她回了个信呗,说什么你挺好的但是不能早恋得关注学习……还不就那几句话,都说腻了。”

“噗……要是人家知道了你是怎么‘关注学习’的,你这高大形象可就荡然无存咯!”

“无存就无存吧趁早的断了念想……哎你那糖葫芦看着挺好吃的给我咬一口来……喂你别跑!有你这么孝敬哥哥的吗!”

“就不给!有本事来抓我啊!”

……

最后,两个小子气喘吁吁地靠在了胡同口的石壁上,叶修手里拿着那半串儿糖葫芦也没力气往嘴里塞了,双子相视一眼,莫名其妙地笑了个东倒西歪。

“……哥,我们会永远在一起的对吧。”

“那当然,咱俩可是双胞胎。”

“……不行,你太狡猾了,拉钩!”

“拉就拉。你哥什么时候说话不算数过。”


双子十五岁那年的暑假,他们没能为对方守住这个小承诺。
那天晚上,盛气凌人的军官父亲摔门而出,只留母亲跌坐在厅堂中对着一地碎掉的白瓷茶盏哭得撕心裂肺。小点立在门边来回看着被男主人关得还在颤抖的木门和哭泣的女主人不知如何是好。叶修关掉了放假以来一直沉溺的电脑游戏,提着扫帚去厅堂不声不响地将碎瓷片清理干净,再扶着母亲回了房。叶秋在一旁咬着唇默不作声看着,目送哥哥和母亲进了房后,他撒腿跑回自己的房间,收拾了一大箱子的行李。

叶修一直哄到母亲睡熟,才蹑手蹑脚关了门回自己房间。经过叶秋门前时,他发现房门不寻常地虚掩着,灯已经熄了。他顿了顿,改向推开了弟弟的房门,便见着地上赫然立着一个大行李箱。

看来虚掩房门是为了明儿一早能走得没动静啊。叶修神色有些复杂地看着床上熟睡的弟弟。他太了解他的双子了。

这一走,你还会回来继续做个乖宝宝吗……

叶秋第二天怀着心事醒来时天还没亮,正庆幸自己起的够早,转头却发现自己精心准备的行李不翼而飞了,只有床头柜上留着一张字条:

“哥哥代替你教训爸了,你比我懂事,好好照顾妈。勿念。”

他呆滞地跌回床上,很久没回过神。

这年七夕,母亲的红绳只绑在了叶秋的手腕上。他买了糖葫芦顺着胡同走到头,忽然发现里面的山楂酸得糖都盖不住。

TBC

高考的小宝贝儿们要好好加油哦!

长肆公子:

@长桥。
和一个叶的高考应援。
暴露年龄系列x
高考加油。

生日快乐,你是全世界最好的李泽言!

不就是守约吗谁不会似的
来来来守约接你回家了